其他
avatar of this article's author EarlGrey
编译
2002年,程序员和Unix大神们的桌面长啥样?

本文由EarlGrey@编程派编译自unix.se。文章的作者是程序员,还当过记者,2002年时要到了很多知名程序员的电脑桌面截图,让我们看到了13年前的电脑桌面长啥样。不知道有没有勾起资深程序员们的回忆?当时,你们的电脑桌面又是怎么样的呢?

2002年,我向一批程序员和Unix大神要了他们电脑桌面的截图。下面是我收到的回复。

Dennis Ritchie (C语言发明者,Unix联合发明者)

Dennis Ritchie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附件是我收到你的邮件后,对电脑桌面的(真实)截图。我使用的电脑系统是WNT 4,这点你可能已经从左侧的桌面猜到了。桌面上大部分空间,被正在运行drawterm程序的超大窗口占据了。这个程序类似(很接近)X服务器,后者与一台Plan 9 CPU服务器相连(服务器连接是通过ISDN,即综合业务数字网,实现的。服务器架设在贝尔实验室,而我则是在家里)。最大的窗口(灰黄色的那个)是一个Plan 9程序,名字叫acme,其中包含了一个展示收件信息的邮件工具。drawterm显示界面中更小的那些子窗口,则是邮件通知程序,以及一个壳程序(shell)窗口,窗口中最近的输出来自我们的字典工具。

Brian Kernighan(Unix传奇人物,awk之父,《C程序设计语言》的作者之一)

Brian Kernighan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我的桌面挺没趣的,因为桌面上只有我现在正在使用的Unix系统的xterm界面。我的这台机器很可能运行的是某种类似x-window的服务器,虽然很多年来我只用过一台X终端。

Richard Stallman

我不知道怎么截图,因为我通常使用的是文本模式。我安装了X和GNOME,但只是偶尔用用。

(译者注:据度娘,Richard Stallman是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、GNU计划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(Free Software Foundation)的创立者、著名黑客。)

Bram Moolenaar(Vim编辑器作者)

Bram Moolenaar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9月

呃,我的桌面挺没意思的。我通常打开4个xterms程序,以及一些Netscape窗口。桌面的状态栏(KDE bar)会自动隐藏,所以你只能在底部看到一条细细的灰线。

Rasmus Lerdorf (PHP语言的发明者)

Rasmus Lerdorf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9月

Linux (2.4.20-pre5), Gnome2, vim, Pine.

Matthias Ettrich(KDE与LyX项目的创始人)

Matthias Ettrich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9月

目前,我运行的SuSE 8.0 系统,KDE桌面是从CVS编译的。收到你邮件的时候,我的电脑环境基本上就是一个命令终端,开启了一些虚拟终端会话(可以通过快捷键切换),还有就是打开了XEmacs(注意到了等比例字体吗,没了它们我都没法工作),其中把大部分Qt程序加载进了缓冲区。桌面的背景中,你可以看到我们的编译服务器集群监控界面,截屏的时候连接了25台机器。在其他台式机上,我还打开了几个Konqueror浏览器窗口,一个kmail邮件程序,系统托盘程序正在运行kscd播放程序,现在播放的是Christian Zacharias演奏的莫扎特15号钢琴奏鸣曲。

Warren Toomey (Unix历史学家)

Warren Toomey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8月

啊,我的电脑桌面没什么好看的。我使用fvwm 1.24作为窗口管理器,而且尽量在每个虚拟桌面中不打开超过2个窗口。我的操作系统式FreeBSD 4稳定版。我第一次接触Unix系统,是在我有了一台运行OSx的Pyramid 90x机器的账号之后。这台机器提供两种环境设置:AT&T环境与BSD风格的环境,根据环境变量进行选择。起初,给我使用的是AT&T环境,但我的朋友说服了我改用BSD。此后,我就成了一名BSD铁杆粉丝。

继OSx之后,我还使用了SunOS 3.5以及后来的不同版本。直到386BSD 0.1发布之后,我开始在家里使用BSD系统。之后,当386BSD转变成FreeBSD之后,我继续使用FreeBSD。就桌面环境来说,我是个使用命令行的家伙,以后也一直会。我最喜欢的编辑器是vi,我最喜欢的shell程序是tcsh(但是确实得赞rc的优雅)。所以,我真的不需要使用像Gnome或KDE这种图形界面。:-)

Jordan Hubbard (FreeBSD联合创始人,苹果公司Darwin项目的负责人)

Jordan Hubbard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外号“疯狗”的Jon Hall(Linux International执行主管)

Jon Hall的台式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Jon Hall的笔记本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哦太好了,我一大清早刚刚登陆系统,就收到了你的邮件,所以我现在的桌面上还没啥东西。我一般会打开之前安装的股票系统,每次我都会添加exmh作为邮件管理器。我在台式机上运行的还是SuSE v7.3,当然已经从更新服务中安装了所有的补丁。我只是还没找到时间把系统更新到V8.0。在这个系统上,我偏向于使用KDE,原因无他,只是因为我对KDE很了解。我的IBM Thinkpad笔记本电脑商,运行的是SuSE V8.0,但我一般使用GNOME界面。

在这两个系统上,我总是会安装很多程序,直到硬盘空间不足。当然现在你看不出来,因为我没有运行它们。我还会安装Open Office和Applixware,是为了能兼容别人发送给我的文件。但因为这个项目的公开性,我也在逐步切换到Open Office。

我一般不用工作站听音乐,因为这会让我分心,而且会浪费CPU资源。我的工作站是一台双核CPU、主频500MHZ的系统,但我希望程序能够快速运行,不要因为解压音乐这样的事情拖慢速度。

我会发给你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的桌面截图,但我想你的读者会对我这平淡无奇的桌面感到失望的。

Luke Mewburn(当时NetBSD核心团队成员)

Luke Mewburn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8月

我的笔记本电脑运行的是NetBSD 1.6_BETA3。我还没有把它升级到1.6_BETA5,尽管我其他的机器都在运行后者(因为我是即将发布的NetBSD1.6的版本工程师之一。)

Timothee Besset(当时id Software软件公司的Linux版本维护者)

Luke Mewburn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截图发给你了。事实上,那只是我工作界面的一个浓缩,因为我一般有4个工作界面。我最喜欢的应用包括:

  • http://anjuta.sf.net/ (IDE)
  • http://quirc.org/ (IRC)
  • http://gaim.sf.net/ (IM)
  • http://multignometerm.sf.net/ (Term)

截图里没有的,但是值得指出:

  • http://sylpheed.good-day.net/ (Email Client)

当然,截图时我还在玩《重返德军总部》

John Baldwin(当时FreeBSD的核心团队成员)

John Baldwin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我常用的台式机上现在运行的是KDE 3.0.4,操作系统是FreeBSD 5.0-CURRENT。

Rob Malda(Slashdot联合创始人)

John Baldwin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2年7月

你可以使用这个链接中的截图,现在的设置和截图不完全一样,但是我目前的KDE主题一团糟,所以你还是用那张看着不错吧;)

Jun-ichiro Hagino(IPv6与BSD的英雄人物)

他给我发了这张截图,可以在netbsd.org网站找到。 Jun-ichiro Hagino 的电脑桌面,截图于2000年

Michael Lesk (SMART, Lex, UUCP), August 2002

我的桌面很没意思。我经常使用5台电脑。我非常遗憾其中4台都是Windows机器,因为我这只买的到这种。我通过这4台电脑,使用SSH连接到我的首选机器,当然也用这些机器来查看Powerpoint、Excel和Word文档。那台首选机器,则安装的是FreeBSD系统,运行原生的Xwindows。所以,那台机器看上去就是5个窗口层叠在屏幕上,只留下很小的一片空白区域。

原文作者简介

原文作者名叫Anders Jensen-Urstad,从事网络开发,并对数据保护有所思考。过去,他还当过系统管理员和记者。目前,他和别人一起创建了Dataskydd.net,并且负责网站的技术维护。

  • 原文链接: https://anders.unix.se/2015/10/28/screenshots-from-developers--unix-people-2002/
  • 译文链接: http://www.codingpy.com/article/screenshots-from-developers-and-unix-people/

译者说明

译者对早期计算机系统了解并不足,译文中如果有理解错误的地方,还请大家指正,谢谢!

下一篇